35. 信仰的立论

 


我们三人离开了冰沙吧,驱车回到学校。开车时,我反复咀嚼着刚刚的信息,仿佛钥匙的最后一个槽刚刚到位,“咔嚓!”那扇门快要打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