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ops! It appears that you have disabled your Javascript. In order for you to see this page as it is meant to appear, we ask that you please re-enable your Javascript!

序言


我叩首于清真寺的大殿中,几经崩溃。近年来,建构我的和我所认知的一切,在这一天,渐渐解体。我如同置身废墟,只为寻求安拉。
湿热的夏夜将近,寺里人们离去的脚步声渐行 渐远。此刻,我思绪万千,好像浑身的每一根神经都在彼此拉扯!我叩首在地,却心慌意乱,因我绞尽脑汁地思索——对着霉味十足的拜垫,我到底在念什么?!

对于所念的字字句句,我早已烂熟于心,毕竟 不记事的我,就被父母教导这些念词,并且每日必背132次。叩首之礼——要求穆斯林伏身跪下,两手扶地,以头着地,这意味着穆斯林必须在安拉面前降低自己,唯尊主崇。面对伊玛尼(信仰),我的内心充斥着种种疑惑,平日里倒背如流的念词,而今成为一场折磨嘴唇而又死记硬背的仪式。

我念着:赞主尊崇,赞主超绝。

“赞主尊崇——谁是我的主?您是谁?您是安拉吗?是我父辈祖先的神吗?您是我和我家向来尊崇的主吗?您是那位派遣穆圣7 为人类最后一位莱苏里(使者),并以《古兰经》为我们指引方向的主吗?您是伊斯兰教的神吗?抑或,都不是?”浸润于传统教门中的我,竟然对教门心生亵渎!但,若这“有亵渎性的假设”就是真理呢?

“难道,您是尔撒吗?”

我的心跳戛然而止,也许它不愿我坠入火狱, 因此对抗那亵渎的思绪。“安拉,我绝不以物配主 (认被造之物为主)!若我说了,愿主慈悯,因那并非我愿。万物非主!万赞归主!真主至大!没有任何一物可与您匹敌。”

“对!我不能那样想,我要说:真主至大!至高的造物主!您曾入世为人吗?您是尔撒吗?”

“安拉,《天经》不可能是对的,是吧?”

时光静静流淌,而我再念两次,叩首的仪式便完整了。可我口中的念词与我拉扯的思绪在斡旋。

Subhana rabbi al-ala.

“我不信!安拉特尔俩(至高无上)怎会栖身于这肮脏罪恶的顿亚(世界)?尊崇的造物主怎会 经由女人的产道而降世? 我祈求真主保护(Audhu billah)8。这太不可思议了,造物主要吃喝,会流汗流血,甚至被钉死在十字架上?真是荒谬至极!至高至大的安拉怎会落得如此境地?”

“如若对真主而言,祂看重你我胜于自己庄严呢?”

Subhana rabbi al-ala.

赞主尊崇,赞主超绝。

“即便安拉那么看重人类,也无需为饶我们而 牺牲自己啊!真主至高至大,作为造物主而存在, 祂的古都热提(大能)足够恕饶我们——因祂是恕 饶者(al-Ghaffar)和慈悯者(ar-Rahim)9!祂何苦 要进入这顿亚(世界),又为我的纳夫斯(私欲) 而牺牲在十字架上?真主不能冒体(死),若造物 主完了,那谁能管理祂所造的呢?这简直是无稽之 谈!苏不哈难拉(赞主尊崇)10。”

“但是,真主绝对公正的本质决定了祂的非专 制性,若主如此轻易恕饶我们,就与祂本性相悖了,这意味着我干的罪的实(实在)难逃!”
我欠身坐在了脚后跟儿上,念着泰克比尔(大赞词)。

安拉乎·艾克拜尔(真主至大)!

“调养(养育)普世的主啊,我知您是至 的!但《古兰经》的教导远不能与您的智慧相提并论。令我百思不解的是——真主是慈悯博爱的,而 《古兰经》中的某些教导却充满暴力和歧视。安拉 啊,若我误解经文,求您恕饶我的无知浅薄,因我 愿思索您的话语!”

“莫非,您在向我显明《古兰经》并非您默示,难道我耳濡目染的教导都是虚空?他们说《古兰经》只字未改,但在《圣训》及历史记载中却留下它被篡改的明证;他们说《古兰经》蕴藏着超自然的未知,但我却寻而未见。对于我曾熟知的《古兰经》,现今却陌生起来。安拉求您慈悯我,《古兰经》是您的话语吗?”

“您究竟是谁?”

At-tahiyyatu lillahi, was-salawatu wat-tayyibatu. As salamu ‘alayka ayyuha n-nabiyyu wa rahmatullahi wa barakatuh. As salamu ‘alayna wa-’ala ‘ibadi llahi salihin.

优美的敬礼,庆贺和歌颂全都归于安拉!穆圣啊!求主恩准你安宁、慈惠、吉庆!求主赐我们和一切清廉的忠仆平安。
“安拉啊,我愿赞主尊崇,敬主为大。而对于 穆罕默德生前教导我们的念词,我有诸多无法理解之处:我不认为要对着任何人祈祷,甚至要对着一个听不见我说话的埋体祈祷——即便他是先知;其 次,我并非他与安拉之间的使者,我为何要祈福予他;关键在于,穆罕默德身为如此伟大的先知,连他都没有安宁,仍需别人为他寻求说情,那我的指望在哪里呢?”

延续教门的传承,在念赞词时,我需要扎指11:

Ashhadu alla ilaha illa llahu wa ashhadu anna Muhammadan ‘abduhu wa-rasuluh.

我作证,万物非主,唯有真主;又作证,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。

“愿主慈悯,我该如何作证穆罕默德是您的使者?母亲的教导在侧:要敬爱伟人穆罕默德——因他有丰富的慷慨,无与伦比的慈悯,以及对人类深不可测的疼爱;他除了在保护穆斯林哲玛提(社群)时,从不肆意杀人;他为了提高妇女地位和庇 护被压迫的人而为他们奋战等等。他是追随安拉的典范,是完美的军队领袖和政治家,他被称之为‘全美之士’(al-Insan al-Kamil),真主在普世界的慈悯化身(Rahmatu-lil alameen)……这教导就是我所见证的‘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’。”

“而今,那些被掩盖的真相渐渐显露,这包括:来自造物主的第一个启示,攻击商队,童婚以 及宰娜拜的婚姻,他经历的巫术、中毒,他发动的暗杀,他所用的酷刑……等等”

我已无法忽视这些真相,陷入深思。“我敬爱 的先知穆罕默德,怎会允许……那件事发生呢?”

我心不在焉地念着赞词,深深地同情那些真相中的受害者,又思索着《古兰经》中那些命令,穆罕默德怎么能下得了手?如果受害者是我,或是我的家人呢?想到这里我实在毛骨悚然,敢问先知: “你所声称的慈悯在哪里?”

我想象着,此刻我和就那些受害者们在一起。 沙漠之上是红色的苍穹,曾经的家园沦为一片废 墟,我怒火中烧!充满欲望的几个年轻士兵穿过尸横遍野的路,请求穆罕默德的指令,他面红耳赤地宣布那“来自安拉”的启示12——安拉批准他们的申 请。而士兵们带着阴笑跃跃欲试地进入帐篷,那一刻,似乎万籁俱寂。

突然,一阵刺耳的尖叫声把我从沙漠中拉回了现实。

是,那声音源于我母亲。

顷刻间我双眼大睁,再一次回到了现实,发现 我仍在寺里履行索拉特(拜功),思绪中那些对穆罕默德反感的想法叫我羞愧,毕竟我要效忠于安拉选派的先知。真主啊,我是不是想得太多了?

我怎能继续这样?愿主慈悯。

很快地完成了礼拜中结尾的仪式:首先将脸转向右肩,然后立即再将脸转向左肩,这样,礼拜便成了。

Assalaamo alaikum wa rahmutallah.

求主慈悯,赐你平安。

我顿了顿,想要用手捂住眼泪,却还是泪如雨下!礼拜的仪式结束了,而我的心灵朝觐之礼才刚刚起始。

“赐我平安又慈悯我的真主啊,我寻求您,唯 有您是造物主,因您万物才有意义!主啊,求您让 我认识您,我恳求您,因您才是搭救我的那一位。 为要寻求到您——我愿拜匐在您的脚下,放下我的幸福、朋友、家人,甚至是我的生命,乃至所有! 主啊,我要寻求您!主啊,求您显明您自己的道路,纵使一路荆棘坎坷,艰难险阻,求您指引我走上正途。若这条路走到底究竟是伊斯兰教,还是跟随尔撒,或是其他呢?安拉至知,向我显明您的路吧,我要走属于您的路!”

那时候,我并未察觉到我向主所求的慈悯和平安,其实已经在我身上了,真主也将以超然的显迹 (奇迹)指引我,乃至改变我的一生。